秋月明

人渣与人渣天生一对。

楚踽:

茶池坐在某个小区的花坛边,眼前正对着的是一栋十来层的楼房。

楼房有些老旧了,缓步台的窗户破了几扇,年份太久,分不清是什么时候碎的了。

茶池的短裤包裹着臀部,大腿正好在楼房投下的阴影里。茶池摆弄着手机,手指轻巧地翻飞,言辞用上了生平唯一学会的几句敬语。

“您好,您是反秀秀墙的机子?”

对面没有回复。

茶池笑了起来,像是肮脏的老鼠找到了谷仓,此时连平日厌恶的蝉鸣都变得悦耳起来。

“您为什么不理我?”

“您看看这是不是您的信息。”

“您一个女孩子在家?不怕被qj吗?”

茶池打开手机便签,里面写着某个人的身份证号码,户籍地址和住址。

指尖轻点屏幕,将信息全部复制进对话框里。

按下“发送”键的时候,茶池无比轻松,甚至在想象对方的表情。

她在干嘛呢?报警吗?还是像滴滴里那些被害人一样,愚蠢地跟百里外的人求救吗?

茶池拍了眼前那栋楼的照片,然后像普通放学回家的少女一样走进去,来到住址写着的地方,再次拍照。

然后将图片尽数发过去,同门里的人打字。

“你哥哥给你开门倒垃圾的时候我拍到的。”

对方全程没有说话,但茶池相信她收到了。

又等了一会,茶池又看完了几章魔道祖师txt,对方还是没有回信,悦耳的蝉鸣开始令人烦躁。茶池觉得威慑效果也差不多了,终于重新回到桌面,去打开那个被黑出翔的软件。

滴滴打车。

壁纸上黄暴的忘羡真是好甜呢~♡

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满脸横肉,脸上还有一颗长着毛的痦子,让茶池觉得恶心。

茶池坐进后排,神情骄傲得像一只偷窃成功的老鼠。

“哟,这不是最近特别火的那个动画片吗?”

那司机一眼瞥见茶池印着魔道图案的T恤,立刻展现了健谈的特性。

茶池立刻笑逐颜开,忍着恶心去和司机讨论她最爱的魔道祖师。

茶池的家和手机里的姑娘同市,但是在完全不同的方向,路途遥远,有个人聊天总算是好的。

两个人从魔道祖师谈到粉丝和黑子,再讨论到年龄家庭情况,茶池的话匣子也被打开。

语c是一种美妙的东西,尤其是她最喜欢的魏无羡皮。

“大叔,你今年多大啦?有没有对象啊?看你这个样子每个月赚得不少吧?”

“看你这车上的摆件都挺不错的嘛,在哪儿买的啊?”

茶池唠得尽兴,完全没在意车里是否少了导航的电子音,路线是否有变化,四周的景物她是否熟悉,司机的表情是否正常。

车停下的时候,茶池甚至还问:“我还没到啊,怎么停了?”

司机的笑容开始变得诡异,回过头来看茶池:“到了啊。”

茶池终于开始害怕,可是已经晚了。

据新闻道,警方于xx日接到遇害女孩茶某家属的报案,并称茶某在下午向朋友发送“救命”讯息后失联。警方调查了该女孩的上网信息,查到女孩于下午xx时乘坐滴滴快车,但车主并未按导航路线行驶,车辆具体位置正在调查中。

据新闻道,警方已按照监控推理找到事发现场,发现一女子尸体。女子身着印花T恤,牛仔短裤被扔在一边,下身被塞进异物,死亡时间和失踪时间吻合,体貌特征与茶某家人描述吻合,车主在逃中。

文/楚踽

文字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就发图吧
赤花(p6)&过气花吐双设定
cp:萧仙,1v1,古风向
BE HE自行体会
#发刀预警##死亡预警#
角色勿上升正主

by 秋月明

带着刀的糖😭

p酱今天依旧咸鱼:

kiss

摸鱼~

儿童节快乐!请大家吃糖😉

[FGO]微不足道

看哭了QAQ

钱筒子:

咕哒子X罗马尼


藤丸立香从此坚不可摧!






————————


最初回忆起他,是在一本书上读到所罗门这个名字,之后恍然意识到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




窗外鸟雀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这种时候我会抓起一把稻谷洒在窗台,让那些小鸟飞进来啄食,无所事事的时候甚至能就此看上一天。


但是今天不行了,因为我看到这个名字。




两手合起这本自始至终没看清书名的厚厚记事本,门外传来学生的呼唤声。




藤丸立香,三十四岁生日这天带着清浅微笑放下一本不知名的书走到门外。




“我来了。”




回应学生的期待。




——————




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旅程,途径七个特异点,我见识到来自法兰西的昳丽,看过大航海时代的壮阔,历经两国交战的残酷,与乌鲁克共存亡,最后的最后……




站在时间神殿上。




那个时候,罗马尼回应的正是我的期待。




如今,嗯,我现在也能做到一样的事情了。




罗马尼。




放下加了两颗方糖的咖啡,我翻开一页新的纸张,提起笔,开始思索下笔时的触感。




——————




时钟塔博士,开创科技与魔术混合一体化,带来改革的救世主藤丸立香于三十四岁那年提出“孔”的新式理论,也因此根源的神秘面纱由她一手揭去,也因此,许多古板的魔术师不承认藤丸立香博士的理论,并旷日持久的对她进行暗杀。




之后整整持续十年的迫害,藤丸立香被剥夺地位,荣誉,财富,只保有三流魔术师的资质,以及少年时代锻炼出来的战斗经验,不屈不挠的坚持到新一代魔术师成长起来,曾经教导过的弟子承袭她的研究,最终将她的理论推广到全世界。




藤丸立香四十四岁那年再一次收获荣誉的花束,站在众人前方,高举手臂。




告诉大家魔术不再是神秘!




由她一手开创出的新时代,也建立起了不需要魔术回路但仍然可以使用魔术的崭新社会结构。




可是一个陈旧组织的落败,新得世界出生必然要经历新生的阵痛,在这段时间里,腐败病变的部分定然会拼死反抗。




四十六岁那年,藤丸立香为保护自己手下的学生,在一起恶意篡改过魔术体系的实验中失去右眼以及左脚小脚趾。




当时浴血的她笑着对哭泣震惊的学生们说。




比起失去,我果然更适合保护。




从那一天起,以守护为核心的新的魔术界教育体系由此诞生。




传统的魔术师冷酷,自私,偏执,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怪物,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牺牲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




但是新生代的魔术师友好,热情,愿意开放自己的魔术工房,也愿意用和平的方法共同进步。




在他们眼中的魔术不再是阴森地下室里令人毛骨悚然的老头,而是一张张摆放整齐的课桌,是一个个看的顺眼或看不顺眼的同学,是图书管里松油笔墨的香味……




带来改变的人叫藤丸立香,但是真正意义上完成这个改变的是一个个年轻的魔术师。




藤丸立香五十岁那年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




抚摸着厚厚笔记本,我想,




罗马尼,我到达那个幸福的结局了吗?




和世界比起来,我们微不足道,但是微不足道的我们聚集到一起,世界从我们脚下展开,在我们手中延续,最后由我们的智慧凝聚出厚厚的人类史。




盖提亚想要烧却的正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我们。




所罗门……不,罗马尼想要保护的,正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我”们。




但是我可不可以有一丝怀疑。




你,不只是想保护“我”们。




而是……




我。




一叶风干的玫瑰花书签放到笔记本里,满是皱纹的指尖染上淡淡书墨香气和玫瑰花的味道,像是藏匿在时光中的暧昧。




已经可以看出苍老模样的魔术师摘下眼镜走出时钟塔办公室的大门。




————




这间办公室我离开过十年,十年后回来,还是在这里教育学生。




别人都再说,我正在完成一项伟业,可比所罗门划分魔术的时代。




但其实,我不过是在讲一个故事。




……一个……爱……与希望……的故事……




——————




照片中轻轻微笑的女人身旁有许多姿容出色的男男女女,但是和这些拿出去放在大荧屏中都不逊色的面孔比起来,和她距离最近的却是一个有点儿小帅的外国人。




柔软的橙粉色头发,碧翠的眼眸看起来总给人不靠谱的软弱感。




许多来到这间办公室的学生都看到过立香博士桌面上摆放的这张照片,但是在问及这个男人的信息时,一向爽快的藤丸博士却会顾左右言它。




唔,准确说,应该是每一次答案都不一样,叫人觉得这就是在敷衍吧。




听听她说的话。




“啊?这家伙啊,一个欠了我草莓蛋糕,结果还不起债自己跑路的笨蛋!”




“是不是很不靠谱?没错没错!他就是个不靠谱的男人哦。~”




“唔,那么想知道的话,嗯!这货是所罗门,千人斩那个……”




“哈啊?怎么好奇心都这样重啊,他啊……”




“喜欢爱与希望的故事,喜欢甜食,最爱草莓蛋糕,想偷懒但从来没偷懒成功差点儿过劳死,还有……”




“我最喜欢的人哦。”




如此说着的藤丸博士笑得非常甜美,一看就非常幸福的样子。




可是,学生们从来没看见过这个男人出现在藤丸博士身边儿。




从来没有……




——————




藤丸立香博士一生伟大,但与她经历的辉煌比起来,遭遇的坎坷漂泊无疑更加多不胜数。




自从少年时期七次拯救世界,她与她的同伴曾一度陷入绝境,但她都以人类的韧性挺过来了,而这股名为希望的意志一直伴随她到她终老。




六十八岁那年,一个对人类算不上长寿也算不上短命的年纪。




藤丸立香安静的合起眼睛,那双被伟大的法老王赞叹有太阳的光辉的眼眸自始至终从未因绝望的阴霾而绝望过。




她在遗留下来的最后的记事本尾页写下一句话。




我继承一个男人爱与希望的意志,书写下爱与希望的物语。




故事延续到她生命结束的那刻,又不仅仅是那刻,继承她意志的人,在这个由她促成诞生的新世界中诞生的人类,每一个都在延续她的故事。




这等伟业,足够升上英灵殿。




曾经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奇异的是以改革世界的领袖功绩铭记史册。




属于救世主的过往荣誉不被人铭记,属于救世路上的牺牲被历史的洪流碾碎,那些泪水,那些热血,统统化作记忆中的一片尘埃。




但是总有人不会愿意就这样过去。




所以用手拾起尘埃,将它们化作新的东西,交给这个世界。




然后新得世界诞生了。




美丽的,灿烂的,或许残酷的,或许悲伤的,就是这样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可能会和曾经的旧世界一同走向末路,但是请相信,新得世界仍然会到来。




——————




安静过世的藤丸立香在众人的目送中进入属于她的墓地,在那里她和刻有她名字的石碑一同不朽。




——————




XXX年圣杯战争。




名叫XXXX的男孩叫出名为“藤丸立香”的英灵。




XXX年圣杯战争。




名叫XXXX的少女叫出名为“所罗门”的英灵。




难以置信,难以想象的奇迹居然发生了。




所罗门是消失的英灵,是不存在在座上的“王”,是作为救世主诞生必须的养料。




旧日的王逝去,新生的王得以执掌权柄。




本该是依照这样的规则进行的世界的真理,但是当这两个人相遇时改变了。




——————




这是一首叙事的小诗。




这是一曲调侃的风笛。




这是一首打着小拍子的舞蹈。




在这样的欢乐中,我与你相逢。




欢呼,雀跃,高兴,种种可以被叫做“幸福”的情绪冒出来。




但这些都比不上,我在看见你的第一眼,那一瞬间迸发出的怒火。




蛋糕还是泪水,期待还有努力……




啊,是的,没错的,费尽心血书写出的爱与希望的物语,故事的大结局绝不会是悲剧。




为此,伏笔,灵感,日以业绩的赶稿,就像是作家们说的,不写完一本书,你永远不知道文字会有多么可怕。




可就是这么可怕的东西,我从一开始的磕磕绊绊,到最后也不算娴熟的写完了。




然后终于抓住希望的光辉,奇迹的妙笔,我揭开根源的面纱,反向阻止了你的牺牲,让那一路上爱与希望的泪水流干,让这一次牺牲不再是痛彻心扉。




这样才是真正的爱与希望,这才是藤丸立香书写出的希望的物语。




——————




“罗马尼……”




当拳头撞上男人的胸口,真正落下的力道轻的不可思议,但沉重的不是拳头,是微不可闻的哭泣与泪水。




灼痛了所罗门王的灵基,烧伤了罗马尼·阿基曼的皮肤。




所罗门模样的医生抱住已经死去的少女的身体。




“我回来了。”




已经死去的少女成为英灵,和众多从者一同呆在英灵殿上,怎么样也算不上人,可这并非悲剧。




既然不是悲剧,这时就该有个完美的结局。




藤丸立香擦擦眼泪,仰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欢迎回来,医生。”




“拿到圣杯就用来许愿吃蛋糕吧!”




所罗门一愣,之后失笑,宠溺着点头说:“要草莓味的。”




由此,划上最终的句号,最后的大结局。




让我们将爱与希望的物语,大团圆又幸福的未来一直,一直,延续下去吧。




继承某个胆小软弱医生的意志,在我们的心中永远不去遗忘这个故事。




正因为我们微不足道,正因为微不足道的我们聚集起来可以改变世界。

『明月可鉴,情深亦寿。』by秋月明

#楚留香手游##华山BG向##门派自销了解一下#

1.第一次见面是在严州城。
那时的她初入江湖,在华山不免有些冒冒失失,不慎冲撞了江湖小虾米并将其重伤,于是被华山的巡逻弟子打入了牢门。
一位绿衫男子带领众人击败狱守,拾了钥匙打开牢门,护送她离开监狱。
她抱了一拳道:“多谢大侠相助,他日定竭尽全力涌泉相报。”
对方朝她点了点头以示回礼,挥手道:“有缘江湖再见!”便一个轻功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2.后来她跟着楚香帅在江湖中闯荡了一番,长了些见识,不再是以前那个莽莽撞撞的小丫头。然而在修为方面,比起别人她还是略逊一筹。每一次去华山论剑,或者门派会武,她都被揍得鼻青眼肿才回来。对手才不会管她是男是女。
一日在茶馆听书,遇上了一个来闹事的。那人看她的修为不高又是个女子,便追着她狂揍。她敌不过,眼看就要招架不住,这时几道剑光闪过,看招式似乎是华山的绝学快雪时晴,将那人直接甩晕了过去。
“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杂碎还敢来茶馆挑事。”那个华山弟子擦了擦剑,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蔑笑道。
“谢谢大侠救命之恩……啊,是你!”
她看清了,这一次救她的,与那日带她出狱的,是同一个人。没想到他竟和她是同一个门派。

3.“……有事?”
“没有。”
“那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保护你呀。”
“哈哈哈哈哈……”他被逗笑了,“小丫头片子功力没我一半强,差点叫人揍死在茶馆,还想护着我?”
她的急红了脸:“那你说说,我欠了你的那两个人情,该如何还。”
他想了想,道:“罢了,你要跟就跟着吧。等你的功力有我一半强了,再考虑这些事。”

4.于是她便做了他的小跟班。
按辈分来算,她应该喊他一声师兄。
华山是真的寒冷。给齐无悔送酒,是华山弟子每日不可少的课业任务。
那日跟着他从誓剑石回来,她冻得几乎晕厥,他扶住她,并递给她一碗汤。那汤闻着有些辛辣,一碗下肚,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
“你穿得太单薄了,华山常年寒冷,誓剑石地界又高,应备些厚实的衣物才行。”
她低下头:“可是……我没有啊。”
他将剩下的汤都给了她。“下次见齐师兄之前喝一碗胡辣汤,就不会冷了。”
“那师兄你……”
“我是男子,无妨。”
好吧,这又是她欠了他的。

5.一日他们在鸡鸣寺顶峰打坐,他望着远方,忽然问道:“喂,你还打算跟着我多久?”
她睁开眼睛望着他的侧脸。
终于是要分别了吗。
以前她弱的时候,打架时总被护在身后,他偶尔会被打成重伤,不过有六妙丸在手,很快就能恢复。
偶尔他们也会切磋比试,常常是他败她胜,她知道是他让着她。
现在她比起从前强了许多,能够与他并肩作战,偶尔去教训几个盗贼和采花贼,也成了一个小女侠。
人人都说,武当弟子仙风道骨,但在她的眼里,没有人比得上她师兄的风华绝代。
喜欢……他吗?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其实自己早已习惯了有他在身边。但是能谁受得了行走江湖身边总带着个拖油瓶啊。
到底他还是厌烦了她啊。
“我明天就走。”她低着头小声说。
“别急。把该还的都还了再走也不迟。”
她闻言抬头,正好对上他溢满笑意的眸子。那双眸中映出的,只有她一人的影子。
“不如师妹以身相许,用一辈子慢慢还。如何?”

『如你所愿,万里江山,万里孤单』by秋月明

#一受封疆#
(私设时间为华总受死后第三十年,此时韩朗病重,并且十几年前在宫外收养一子。)

人世间最大的孤独与悲哀是什么呢?
对韩朗来说,莫过于夺得了天下,却无人共看这繁华盛世。
可笑。
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当真是印证了当年那人临终前温柔又不失恶毒的诅咒。
这天下也如他所愿,国泰民安。
三十年了。他还是恨自己的吧。
若非自己当初灭了楚家,那人不会遭受那么多羞辱。
不会背着血海深仇来承受自己的百般折磨。楚陌不会死,他更不会落得个郁郁而终的结局。
想着,韩朗忽然猛烈地咳嗽,一口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
“父皇!”身旁的少年见状慌了神。
韩朗拉回了思绪,摆摆手道:“无妨。”
“方才父皇原本正同儿臣讲治国安民之事,忽然停下发呆,似有心事。儿臣怕惊扰了父皇,便没有出言……”
他未曾立后,膝下无子,少年是十几年前他微服私访时从伶人馆捡回来的,一直留在宫中抚养,稍大,便封为太子,随韩朗上朝听政,听韩朗传授治国之道。
这些年虽然将离已解,但终是因为中毒太久,韩朗的五脏六腑早已埋下隐患,如今身体已大不如前。

韩朗彻底垮了——早朝时,在满朝文武惊恐的注视下,他口吐鲜血,当场晕倒在朝堂上。当天他下诏退位,传位于太子。
新皇即位之后十分勤勉,韩朗卧于塌中常听着来往的宫人对新皇赞不绝口,放下了心。
这几天,很多张面孔和往事在脑海中浮现,韩焉、楚陌、莫折信、周怀靖……当然,还有华容。
韩朗知道自己是大限将至,这一次,无人能救他。
也好,这样便能见到他了。如果他愿意等自己的话。
耳边似传来了一声轻笑。
韩朗最后看到的,是一抹绿色的身影。浅青色长衫,手持一把墨绿折扇,折扇上清楚地写着“殿前欢”三个大字。
“我说过,人生从来是苦海,当受则受。不知这些年,韩大爷受得如何了?”
“韩太傅,别来无恙。”